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体育健身

株洲卡丁赛车手撞立柱身亡,家属起诉索赔200余万!事发时未买保险?

时间:04-13 来源:体育健身 访问次数:131

株洲卡丁赛车手撞立柱身亡,家属起诉索赔200余万!事发时未买保险?

2022年12月24日,在株洲国际卡丁车场举办的第五届24小时卡丁车耐力赛中,一名来自南京的33岁车手江浩突发意外,其所驶车辆与其他车辆发生剐蹭后失控撞上立柱,江浩经抢救无效去世。与江浩一同参赛的队友及江浩家属曾提出赛道存在安全隐患、事故发生后现场救援不及时等质疑。2023年4月12日上午,株洲市天元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江浩家属索赔220万余元。赛事主办方和指导单位、赛道设计方及救护车所属医院等七方应诉。庭审持续至中午,该案将择日再审。庭审中提到,江浩事发当天并未购买保险。江浩车队所属俱乐部负责人陈先生作为原告证人提出,保险由主办方统一组织购买,车手扫码支付,但24日当天并未接到任何购买通知。对此,主办方辩称参赛手册中有明确说明报名费和每日保险费用需分开缴纳。庭审中暂未就此争议得出结论。当日下午,记者来到株洲国际卡丁车场,注意到赛场立柱处此时已有多层轮胎和水马围护。视频截图赛场上遇难,队友质疑存在安全隐患;主办方回应“由专业设计师设计”2022年12月24日16时许,由株洲国际卡丁车场主办的第五届24小时卡丁车耐力赛正式开赛。20号车手江浩所属车队来自南京,共7名车手轮流上场。潇湘晨报此前报道,队友王先生称,江浩是第四位上场的车手,“上场几分钟后,开了几圈,然后从最后一个弯道进入赛车场大直道的时候,在直线上,因为很多赛车拥挤、碰撞而导致车辆失控,然后直直撞到了龙门架上。”随后江浩被送往医院,经抢救无效身亡。据介绍,株洲国际卡丁车场是“中南地区最具规模、设施最为完善的卡丁车场”,今年共有来自全国的28支战队、超过200位车手参加此次耐力赛。而江浩及其队友来自南京,早已听闻该赛事,这是他们第一次参加。王先生及其他队友曾向记者介绍,江浩驾驶卡丁车已有五六年,“是一个相对专业的车手,经历过大小赛事”,而车手防护设备也是齐全、合格、符合赛事规定。他们提出,江浩现场发生的车辆碰撞、失控都是赛场上的常见事故,但由于“龙门架的柱子离赛道非常近,只有一个象征性的隔离带,起不到缓冲作用,以致车子失控后车手整个人全速撞击在那个钢柱上。”王先生还称,缓冲区域内的钢柱底部的水马内根本没有水,其他部位直接裸露,该处并未按照国家体育局场地规范相关标准布置缓冲及安全设备。而据CT报告和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头部受到强烈撞击是导致江先生死亡的直接原因。事发现场被撞破损的水马此外,江浩车队队友还提出现场救护车进入场内较慢、车上没有配备除颤仪等紧急施救设备等质疑,并表示救护车首先去往的是一家眼科医院,但抵达时发现已关门,随后再在随车车队成员手机搜索导航下,去往株洲市中心医院,又因该医院没有可用ICU床位,随后在25日凌晨3时许转入株洲市中医伤科医院ICU病房。当日20时25分许,江浩被宣布抢救无效身亡。据公开资料,株洲国际赛车场属于株洲力盛国际赛车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力盛云动(上海)体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其主要股东之一。株洲力盛公司法定代表人唐某曾就相关问题作出回应称,场地由专业设计师设计,“我们是接受赛车场的管理,规范与否要问设计师。”并表示赛前车队车手们有对赛道提前“踩场”。此外,唐某称“事故发生后第一时间就出示了全场红旗,立马终止了比赛”,而出红旗后要把赛车全部收回,救护车才能进来,否则很容易产生危险。救护车来自正规医院,车上配备有两名医生,“整个救护车的配备是专业救护车的配备。”卡丁车场图,来源:主办方官方资料家属起诉七方索赔220万余元,车手遇难当天无保险?2022年12月28日下午,江浩家属及其车队所属俱乐部同株洲力盛公司进行见面协商,但未达成一致。家属后决定通过法律手段维权。4月12日上午,此案于株洲市天元区人民法院开庭。江浩父母作为原告,起诉七方,包括主办方株洲力盛国际赛车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株洲国际赛车场开发有限公司,指导单位湖南省赛车运动协会、株洲市体育总会,作为主办方股东的力盛云动(上海)体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赛道设计方同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集团)有限公司,及救护车所属但湖南泰和医院管理有限公司,诉求死亡赔偿金120万元、丧葬费等6万多元、被扶养人生活费75万元、交通费及精神损害抚慰金20万元,共计220余万元。原告方提出,株洲力盛国际赛车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株洲国际赛车场开发有限公司作为主办方,应承担90%的主要责任,其他五位被告共同承担10%的次要责任,经审判员梳理,此案焦点一为对于江浩死亡损害后果,七方被告是否存在过错,若存在,各方承担责任比例如何划分,此外车手江浩本人是否存在责任。焦点二为原告主张的各项损失赔偿是否合法合理。双方发言中,湖南省赛车运动协会、株洲市体育总会提出自己并非指导单位,对赛事并不知情,主办方株洲力盛国际赛车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株洲国际赛车场开发有限公司对此表示认可,称宣传资料存在印刷错误。此外,事故当天江浩并未购买保险。据赛事参赛手册,每个车队需缴纳报名费1万6千元,保险费用为31.8元/人/天。江浩车队所属俱乐部负责人陈先生作为原告证人发言称,12月23日练习日,队友都按要求购买了当日的保险,购买方式为扫描主办方提供的二维码进行支付;然而24日当天他们没有再接到购买保险的相关通知,也没有收到来自主办方的提醒,以为无需购买当日保险。后来陈先生致电保险公司发现,车队队友身上都有保险,但是于12月25日零时开始生效的。对此,主办方提出,赛事参赛手册上已明确保险费用和报名费需分开缴纳。庭审持续至中午,原告两位证人结束发言,被告证人发言及后续审理程序将择日再进行。法院遇难车手为家中独子,还未成家;场地原事故点增加围护庭审结束后,江浩母亲唐女士先离开法庭。庭上就事故现场细节进行叙述时,唐女士曾多次落泪。江浩父亲江先生告诉记者,江浩为家中独子,还未成家,一直与他们俩一起生活。江浩去世后,其在家中所有物件都还保持原样,还未对其遗物进行整理。江先生父母逝世较早,儿子江浩自小由其母亲抚养长大,彼此间感情浓厚。江浩发生事故一事,两位老人并未告诉其他亲友,“自己需要消化”,他们也希望先为儿子的死亡“要个说法”。“赔偿多少其实对我们两人来说不重要,但我们希望能得到一个说法。”江先生说道。也由于其他亲友不知情,两位老人相互陪伴、抚慰对方。4月12日下午,江浩父母及车队俱乐部成员坐车返回南京。该案定在5月中旬再审。卡丁车广告潇湘晨报记者随后也来到株洲国际卡丁车场现场,此时场地已重新开放。询价时,工作人员称“成人娱乐卡丁车”为158元/10分钟,并表示“我们的车是专业的,比较高级”。有四位年轻人刚刚结束游玩出来,称车速大概在60码左右,“油门踩到底,转弯不会翻,方向车把稳就好。”记者注意到,此前江浩发生意外的立柱处,此时已有多层轮胎和水马围护。卡丁车场相关报道:33岁卡丁车手命殒赛场:系家中独子,车队质疑赛事防护一次普通的卡丁车比赛,将33岁的姜昊(化名)永远留在了他所热爱的赛道上。12月24日,湖南株洲国际赛车场,正在进行一场24小时卡丁车耐力赛。当晚9时,车队经理陆轩(化名)看到姜昊驾驶的车辆在发生擦碰后突然腾空,撞向一旁龙门架的立柱,翻滚落地……第二天夜里,姜昊不治离世。事件发生后,陆轩对赛事方的应急、急救以及安全措施提出质疑,家属也提出了赔偿、道歉等要求,无奈直至12月29日,双方仍未谈拢。赛车运动,在大众眼里看来急速、危险。但从行内人看,只要安全措施到位,这一运动远比篮球、足球等运动的安全性更高。然而,此次赛道意外事故的发生,却给国内赛车运动的安全敲响了警钟。碰撞意外发生这是一场卡丁车24小时耐力赛。每个车队派出4到8名选手参赛,轮流驾驶同一辆车,持续行驶24个小时完赛。耐力比赛中,注重团队的配合,包括换人、加油、进维修区等流程。这场比赛时间原计划从12月24日16时持续至12月25日16时,陆轩带领的车队一共有7名车手参赛。“姜昊是车队第四棒选手,车手交接、出发都一切正常。”姜昊驾驶车辆跑了几圈之后,在维修区的陆轩一直盯着车辆,从弯道进入场地最长的百余米的大直道。然而,刚进直道,姜昊的车辆与旁车轮对轮发生了撞击后腾空,撞向了左侧的白色龙门架立柱,翻滚后落到赛道旁。陆轩见此情景,第一时间冲了上去。原本他以为姜昊只是被撞晕,但走近才发现,车辆下方有一摊血,姜昊的面罩里面也有血迹。入行8年时间,陆轩有着充分的急救经验,他还拥有一支江苏唯一的赛车救援队。急救中(图源:受访者)此时,陆轩马上请求帮助,跟车队的技师一起将姜昊抬出车辆,平放在一旁的草地上,护住颈部,卸下其头盔和防火面罩后,进行心肺复苏。几分钟后,龙门架上的红灯亮起,比赛停止。救护车进入场地,将姜昊紧急送往医院救治。家中唯一的孩子12月25日0时,江苏南京,姜昊父母正准备睡觉时,接到了当地民警打来的电话。两人知道孩子在株洲出事了,彻夜未眠,搭乘第二天最早的航班到湖南,12时30分落地,随后赶到医院。“当时他躺在ICU,插着管子,看着太难受了。”12月29日上午,在离赛车场5公里内的酒店里,姜昊的父亲姜华(化名)说,就在他们抵达株洲的当天晚上,儿子离开了人世。为了不至于过于悲痛,姜华没让爱人看儿子最后一眼。姜昊的头盔(图源:受访者)姜华1953年生,已年近七旬,33岁的姜昊是夫妻俩人到中年生下的孩子,一家人几十年都在江苏南京建邺区生活。姜华说,儿子从小学习成绩就不错,一直没有让父母操心。作为男孩子,姜昊从小就喜欢小汽车,大学时选择的也是汽车相关专业,毕业后还曾经在4S店工作。参加工作后,一直单身的姜昊跟父母住在一起。三十多岁的年纪,姜昊已经是某连锁便利店南京区域市场总监,“非常优秀。”“他身高一米八左右,性格非常开朗。”陆轩告诉记者,姜昊玩卡丁车有五六年,业余的唯一爱好就是到俱乐部练习卡丁车,技术非常好,之前在南京的圈子里已经是小有名气。车队经理的质疑几乎所有赛车场都在起终点设置有龙门架。龙门架一般由两侧的铁质立柱支撑,横跨赛道。其上部常用来放置电子大屏或者喷绘布,用来实现发布提示信息、倒计时,亮交通灯等功能。12月29日,在株洲国际赛车场外,透过围网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龙门架的形态。场地内,龙门架设置在靠近看台区域,横跨赛道。24日晚,姜昊在比赛中撞击的是靠近看台一侧的立柱。“你可以看看这张图,这个柱子除了底部围了一圈几十公分高的水马,没有任何保护措施。”陆轩给记者展示了一张发车前的现场图,图中明显可见龙门架的两根立柱的保护措施并不相同。靠近看台一侧立柱只有一圈水马保护,而靠近赛道内的立柱周围放置了上下两层水马。事发前的龙门架(图源:受访者供图)陆轩认为,龙门架立柱离赛道太近,只有1米左右的距离,不符合相关规范;另外,如此近距离的立柱应该做好充分的保护,包括使用挑高的PVC防撞垫,或者堆垒一定高度的轮胎都能避免悲剧发生,但赛事方并未防护到位。另外,也有图片显示,现场的水马是空的,并没有水或沙子。根据2017年12月21日中国汽车摩托车运动联合会(简称“中汽摩联”)发布的《卡丁车场技术标准》,卡丁车场内所有位于安全区域以内的立柱和构筑物外侧,均应设置防护墙。对于防护墙,《标准》明确了采用轮胎作为防护墙的要求;《标准》也同时说明,如果采用空气垫、泡沫垫或塑料块等其它防护措施,须有国家权威部门出具产品合格证书方可使用。姜昊的队友王勤(化名)称,事故发生时,没有一个工作人员上前帮忙。“当时姜昊的事故车辆已经占了有三分之一宽的赛道,但比赛没有被及时停止。”这导致现场险些发生二次事故,直到三圈之后,龙门架上的红灯亮起,比赛才中止。中汽摩联派出调查组公开资料显示,株洲国际卡丁车场占地约67亩,是湖南最大的卡丁车场,全长1.048公里,宽8-11米,共设14个弯道,最大直线长度182米,最高时速118.98公里,纵断面上共设4个上坡和6个下坡。赛车场鸟瞰图(图源:网络)根据主办方发布的赛事手册,此次“赛卡联盟百力通206动力24小时卡丁车耐力赛”每个参赛车队报名费1.6万元,保险费用为31.8元/人/天。比赛冠军可获得4万元奖金、奖杯奖牌及价值11500元的全新百力通206发动机。对于姜昊车队所提出的质疑,赛事主办方株洲力胜国际赛车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负责人曾对媒体表示,该场地由专业设计师设计,且赛前车队车手都进行了提前踩场。这位负责人还称,在事故发生时,主办方在事故发生的第一时间就中止了比赛。株洲国际卡丁车场工作人员此前接受极目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在跟车手家属及车队协商相关赔偿问题。然而,12月29日,姜昊家属和车队告诉记者,双方在赔偿等方面的问题目前并未谈妥。家属已经寻求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问题。极目新闻记者多方联系湖南省赛车运动协会、株洲市体育总会及体育局,均未得到回应。29日夜间,中汽摩联一工作人员告诉极目新闻记者,从新闻中获知相关消息后,已经第一时间派出调查组进行调查,相关调查情况会向国家体育总局报告。到底谁来监管?卡丁车场的事故,近年来已经愈发频繁。今年5月,重庆的郑女士在体验卡丁车时,因为第一次体验操作不熟练,在与其他车辆碰撞后摔在地上,全身多处受伤;2021年6月1日,辽宁一10岁男孩驾驶卡丁车发生碰撞后,出现脊髓损伤,急性高位截瘫;另据光明网报道,2022年,广州一11岁男孩体验单人卡丁车时,撞到轮胎墙导致骨折,卡丁车俱乐部因此赔偿4万余元。“目前卡丁车运动项目在场地设施、车辆管理等方面,并没有一个严格的国家标准。”有资深卡丁车手表示,仅有的《卡丁车场技术标准》也仅仅只是行业标准,即使违反相关标准,行业协会也并无执法权。另外,对于车手的安全驾驶,头盔等护具的穿戴都没有明文的标准和规定,“仅仅靠自觉。”卡丁车行业的监管,也是模糊不清。有律师认为,“卡丁车”若用于体育运动,由体育行政管理部门管理;若是属于大型游乐设施赛车类,由市场监管部门管理。然而,2021年,在回答“卡丁车是否为特种设备”这个问题时,广东省市场监管局曾在官网上表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特种设备安全法》,卡丁车不属于《特种设备目录》中大型游乐设施赛车类品种。“虽然卡丁车行业发展很快,不少人加入了竞技卡丁车的行列,但行业依然在起步阶段。”有从事赛车行业多年的车手表示,目前国内的卡丁车及赛车项目远远没有达到职业化,比赛门槛依然不低。参加卡丁车比赛的车手一般都有自己的职业,因为爱好,他们在空余时间自己花钱,来投入这项运动,需要一定经济实力作为支撑。不少赛车业内人士认为,这次事故已经为整个赛车行业敲响了警钟,希望这次事件能够唤醒各主办方及场地方对于赛事安全的重视。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体育健身